william威廉希尔
Banner
公司名称:william威廉希尔装饰材料有限公司
联系人:阳经理
联系方式:18623665633
厂址:重庆市木洞轻纺工业园D3幢
居址:重庆市渝北区北环立交中国华融现代广场1、2号裙楼
网址:http://www.kyoto-sushi.com

批发市场的历史兴起与现代转化

作者:william威廉希尔时间:2020-12-03 21:20

  【摘要】批发市场与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实现我国批发市场的现代转化,需要推动批发市场经营管理的现代转化,促进批发市场依法管理、依法监督的现代转化,加大批发市场从业人员的教育培训力度,不断提高批发市场防控安全事故风险的能力,更好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求。

  【关键词】批发市场 智慧市场 绿色发展 现代转化 【中图分类号】F325 【文献标识码】A

  批发市场是向再销售者、机构和家庭用户销售商品和服务的商业市场,特别是农产品批发市场是关系广大市民米袋子、菜篮子、肉盘子的民生实事,与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新冠肺炎疫情使人们把关注的目光投向批发市场。因此,梳理批发市场的兴起与发展,采取有力的、科学的措施和方法,加强批发市场的现代化管理,是当前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

  我国批发市场在经历萌芽、兴起、繁荣发展后,相伴而来的各种问题日渐凸显,亟待完成由数量扩张向质量提升的转变

  改革开放后,我国商业经济从计划经济体制下国家统购统销的流通体系中解放出来,20 世纪 80 年代初期,我国批发市场应运而生于四种主要方式 :一是在原有农贸市场或集贸市场的基础上,农民或个体自发兴办而成;二是在原有物资、商品、生产资料等供销流通部门的购销中心或场所的基础上改造而来;三是政府以及工商管理部门等因势利导,建设而起;四是企业因势而动,新建而生。

  改革开放之初,我国批发市场经历过一个迅速兴起和高速发展的时期,一度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新增长点。20世纪 80 年代末期,为应对当时严重的通货膨胀,国家提出“菜篮子”工程,全国迎来了一波建设批发市场的热潮,产地批发市场蓬勃发展,销地批发市场逐渐兴盛,至 20 世纪 90年代初期,大中城市销地批发市场的发展尤为突出,产销地批发市场规模并行扩充。从 21 世纪开始,以批发市场为中枢的商品市场体系基本形成,批发市场的发展由数量扩张向质量提升转变,升级基础设施、优化市场结构,完善市场功能、加快产品革新,推进集团化、连锁化发展。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批发市场进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阶段。据国家统计局有关数据,2018 年,全国综合批发市场成交额达22090.37 亿元,专业批发市场成交额达 73232.85 亿元,农产品批发市场成交额达 17308.66 亿元。总体呈现出东部地区数量多、规模大、发展快,西部地区数量少、规模小、发展慢等区域格局。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批发市场有如下演变规律和发展趋势 :其一,批发市场在经历萌芽、兴起、繁荣发展至高峰后,呈现逐渐衰落的态势 ;其二,产地批发市场日益减少,销地批发市场稳中有升 ;其三,传统批发市场的发展受到超市、专卖店、电商等现代商业模式的挤压和冲击,传统批发业受到直销、代理、分销等模式的竞争和挑战;其四,以现货、现金和现实交易为主要运行方式演变为虚拟交易模式 ;其五,批发市场的功能由产品集散、辅助流通向重点完善市场信息化、质量安全监管等现代物流功能演化 ;其六,批发市场的多元化发展趋势愈加明显。

  我国批发市场的发展促进了商品流通、供需调节、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降低了微观经济主体的交易成本

  有利于商品流通。我国产地市场、销地市场、区域中转(集散)地市场相互衔接,生活用品市场和生产资料市场协调配置,专业市场与综合市场优势互补,大中小市场阶梯分布,组成了遍及全国各地的批发市场网络,承载着商品展示和集散、价格发现和形成、信息反馈和传递、交易结算、采购配送、技术研发、国内外贸易等诸多且较全的功能,形成全国商品大市场、大流通、大规模的基本格局,成为中国独具特色的流通组织形式,发挥着促进商品流通的巨大作用。

  有利于调节供需、社会稳定。批发主体将信息反馈和传递视为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一个关键要素,商品合理流通的集散功能和商品需求信息的传递功能,能够促进上游生产结构和下游零售结构的有效调整,进而有利于调节市场供需,从需求侧的角度保证了城镇居民的食品等需求,实现市场均衡。比如,批发价格成为指导各集贸市场零售、批发商采购价格,以及生产者生产计划决策的重要指标。特别是在应对全国性大规模突发事件上,批发市场发挥着一定程度的应急作用,满足人民群众最基本的生活、生产需求,以维护社会稳定,且这种调节、维稳作用一定程度上具有不可替代性。

  有利于推动产业经济和外向型经济的发展。批发市场与农副业、小商品制造业、运输服务业等互动来吸纳就业,体现了批发市场推动产业经济发展的活力,特别是规模较大的批发市场,比如义乌小商品交易市场。批发市场已成为推动地区、行业、产业发展的非常重要的因素,交易商品涵盖了米面粮油、瓜果蔬菜、肉蛋水产等农副产品,衣裤鞋帽、家用品具、日用百货等生活消费品,以及原材燃料、器表设备、工具零件等生产资料,构成了我国商品流通的基本架构,沟通了城乡、衔接了产销、促进了流通、调节了供需,一度成为我国经济发展新的经济增长点。此外,批发市场促进了外贸主体、出口市场、出口产品等多元化发展,有利于发展外向型经济,对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起着重要作用。

  有利于劳动者就业。从供给侧的角度来看,批发市场提供了大量工作岗位,解决了劳动市场的就业问题。农产品批发市场在货品供应、分拣、配送、售后等环节存在大量劳动力需求,且入驻的门槛要远低于都市商圈的百货商场,同时也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当前,我国交易额超过亿元的农产品批发市场为包含上下游在内的农业产业链上的从业人员提供了数百万工作岗位,如果算上那些年度交易额不足亿元的农产品批发市场,则至少有上亿人口直接或间接获益于农产品批发市场带来的工作机遇,为农业人口的就业与社会的繁荣稳定带来诸多益处。

  有利于降低微观经济主体的交易成本。通过在生产比较集中的产地批发市场实现“买本地、卖全国”,通过在消费量较大的地区建立起来的销售地批发市场实现“买全国、卖本地”,通过一般由产地批发市场发展而来的区域中转地市场实现“买全国、卖全国”,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微观经济主体的交易成本,特别是对于具有特色、区位、交通、品牌、信息、集群优势的区域中转地市场尤其如此。

  一些批发市场存在流通环节溢价、配套法律不足、缺少统一规范、从业者素质不高、安全事故风险高等问题

  一些批发市场之所以落得脏、乱、混、差的不良口碑,主要是因为 :其一,批发市场在兴起和发展早期存在定位和规划缺陷,而今又缺乏现代化管理体系建设和基础设施升级 ;其二,经营主体以盈利为单一的行为导向,批发企业偏向于为追求低价而不够重视质量,市场经营者偏向于为追求“摊位费”收入而不够重视产品安全和来源 ;其三,政府批发市场的监管或存在阻碍,或力度不够,或盲点和漏洞较多,或监管难度大,而更多的是依靠其本身的监管制度 ;其四,批发市场中缺乏专职批发商,导致大量非专职批发交易,多头分散的批发经营使得无法通过批发交易的集约化来节约流通费用,造成流通效率的低下,交易费用的增加 ;其五,一些地区在批发市场决策上失误,造成批发市场重复建设,不利于区域分工和协调发展,造成社会公共资源浪费。久而久之,批发市场必然陷入恶性竞争、混乱经营的状态,对消费者而言消费体验较差、精神享受欠佳,达不到消费预期。

  流通环节溢价。对于农产品批发市场而言,虽然其社会公益性和商业盈利性之间并不会发生严重背离与冲突,但依旧存在不协调,这种不协调在农产品流通环节中往往削弱了其正面的经济外部性,尽管农产品批发市场拥有完整高效的供应链体系和分拣配送功能,但信息的滞后性和不对称性以及中间环节流通的复杂性反而增加了农产品的溢价程度。比如有记者曾经调查过海南省蔬菜到北京农产品批发市场贩售的价格形成机制,发现由于商贩要向批发市场缴纳高昂的管理费、入场费和杂费,导致部分蔬菜在批发市场的批发价反而比产地零售价高出 80%,而菜农和运输业者基本无利可图甚至亏本,导致这种溢价现象产生的根本原因是社会公益性与商业盈利性在博弈过程中形成的价格扭曲,它不仅降低了农产品的流通效率,也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和农业产业链条上从业者的积极性。

  配套法律不足。由于迄今为止国家尚未出台统一的法律来规范农产品批发市场,而 1994 年由内贸部颁布的《批发市场管理办法》已无法适应新形势下农产品流通的发展趋势,因此在法律保障、市场交易行为、产品质量监管方面缺少制度性发展基础,农产品批发市场的运营管理存在诸多疏漏。以农产品质量的检测为例,当前我国针对农产品质量的检测主要依靠人工抽检手段,其可信度存在一定的不足,加之缺少与农产品批发市场日常运营管理相衔接的配套法律措施,因此在农产品批发市场容易出现监管死角,导致产品标识码、产地证明书等文件造假现象的频发,这需要用健全的法律法规加以约束。

  缺少统一规划。由于缺乏统一规划,部署无序,国内农产品批发市场存在资源浪费、重复建设的问题。一方面,在东部发达地区城市,比如北京、上海、天津、深圳等城市,农产品批发市场的数量已经接近饱和或呈现过饱和状态,存在不同程度的重复建设问题,甚至导致“有场无市”的现象,部分批发市场之间为了拉拢菜农入驻产生了恶性竞争,直接冲击了当地的农产品供应体系。而西部欠发达地区的城市则依然缺少农产品批发市场,有的县级市甚至完全没有农产品批发市场,这与县级市在农业产业链中的行业位置不符,也与农产品的实际流通需求不相匹配。

  从业者素质不高。调查显示,农产品批发市场管理人员及商贩群体中专科以下学历者占较高比例,尽管近些年来,国家在高等教育和成人继续教育上加大投入,但依然难以在不到 10 年内就完全扭转农产品批发市场从业者教育程度不高的局面。一方面,由于缺少专门针对农产品批发市场的职业资格准入及上岗培训,这导致了在科技飞速发展的当下,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高新技术基本无缘农产品批发市场,并进一步阻碍了市场的信息化及数字化改造升级。另一方面,专业素质较差的从业者对提升市场品牌含金量、优化市场口碑等方面毫无裨益,甚至造成负面影响。

  安全事故风险高。农副产品是人们生活、生产必不可少的,如果农产品批发市场安全监管不严,质量监管不够,那么给人们的生命健康带来危害的几率就会变大。特别是批发市场固有的集群效应,使得大规模的人、物聚集在一定区域内相互作用,且随着人员的流动和商品的流通,又会与外界人、物发生相互作用而产生连锁反应。我国农产品生产存在结构性矛盾,农产品批发市场是我国农产品流通的主要方式和主流形式,目前我国大部分农产品是通过农产品批发市场流通的,一旦发生流行性病毒传染等突发事件,如果没有有效的应对措施,其传播之广、影响之大难以预料。此外,批发市场信息化管理水平滞后,对食品安全重视不够,溯源机制和市场应急管理体制不健全,遇到突发情况,给人们带来的弊端是较大且深的。

  批发市场的现代转化,需要完善批发市场运营管理,推进批发市场信息化建设,强化从业人员教育培训,促进批发市场的绿色发展

  改善批发市场卫生环境,实现批发市场循环生态系统的现代转化。以日本为例,日本一家名为 Vegeloop 的公司利用自行开发的生鲜垃圾处理机,可以将因为旱涝等原因导致腐烂变质的“废弃蔬菜”等变成有机肥料销售,实现废弃物再生循环。目前该公司已与多家日本农产品批发市场合作,用这种方法处理了 13 亿吨的生鲜垃圾,并将部分利润捐给遭遇灾害减产的菜农。Vegeloop 公司的方法改变了传统填埋式处理市场废弃物的方式。因此,结合我国批发市场的发展现状,应在批发市场内部和批发市场之间构建大小两个循环生态系统,应配置一定数量的市场废弃物专门处理设施,改进批发市场的生产销售循环链,从而减少处置市场废弃物给市场卫生条件带来的负面影响,优化资源利用的同时可以有效改善农产品批发市场的脏、乱、混、差环境。

  规范收费标准,实现批发市场向现代经营转化。以美国马里兰州食品中心为例,该中心下辖马里兰农产品批发市场和马里兰海产品批发市场,马里兰州食品中心的管理机构是一家独立公司,公司负责人由州长直接任命,食品中心需要向政府缴纳租赁土地的租金,但不用缴税,而入驻的批发商也可以根据自身营业情况向政府纳税,而不会产生繁杂的各类费用。因此,结合我国批发市场的发展现状,应健全完善批发市场的收费标准清单,厘清收费条目与门槛,尽可能精简那些灰色、非经营性的不规范收费,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可以适时减免批发商的部分税费,保护入驻批发商的利益和积极性,杜绝产品流通环节产生的不合理溢价。

  完善批发市场运营管理法案,填补法律空白,实现依法管理、依法监督批发市场的现代转化。以韩国为例,为适应国内农产品流通环境的变化,韩国国会曾经 6 次对《关于农水产品流通及其价格安定的法律》进行修订,而日本也早已颁布《批发市场法》,这些法律的存在规范了农产品批发市场的运营机制,堵塞了法律漏洞和监管死角。因此,结合我国农产品批发市场的发展现状,应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并通过全国批发市场运营管理法案,规范批发市场人员流动、物流运输、收费缴税、检疫检测、废弃物处置、市场监管等诸多方面,完善相关法律体系。完善批发市场的考核指标体系构建,经济社会评价体系指标构建以及激励机制建设。

  因地制宜,合理规划,统一兴建批发市场,避免“滥建”和“漏建”,实现批发市场向现代规划转化。以日本实行的《批发市场法》为例,该法案对各地批发市场兴建的数量有严格规定和审批程序。因此,结合我国批发市场的发展现状,应对批发市场兴建前的调研评估环节增强法律约束和审批流程,本着依法办事、客观事实的原则对批发市场的兴建进行科学客观的调研评估和法律诠释,对于那些不满足建设条件的诉求应予以驳回,而对那些有必要兴建的批发市场在区位选择、物流搭配、人员调动、产品引进上也要进行合理科学的规划,避免重复兴建和资源浪费。

  注重人才培训,提高从业者素质和促进就业,实现批发市场人员素质的现代转化。以日本的农业协同工会为例,日本农协在 1972 年专门设立了农技中心,国家、地方和基层三级农协往往联合起来对农业从业人员进行廉价或免费的公益性教育培训,并设立各类技能等级与职业资格,大大提升了农业从业者的专业素质。因此,结合我国农产品批发市场的发展现状,相关管理部门应该与高校科研院所、企事业单位及社会团体积极合作,在全国各地进行不同的线上线下培训,并建立全国性的统一技能标准或职业资格培训体系,以各地农产品批发市场中的从业者为培训对象,每年定期开展公益性的教育培训,特别是传授一些现代化的农业技术知识,拓宽从业人员的眼界与知识面,从而提升农产品批发市场从业人员的专业素质。

  构建智慧市场,推进信息化建设,实现批发市场向绿色发展转化。加强批发市场新老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 5G 基站建设、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和互联网等新基建建设 ;建设数字批发市场,建立城郊批发超市,发展家庭式一揽子购物、整合配送等业务。积极引导批发市场向现代网上购物中心转化,与民营电商形成优势互补 ;引导批发市场向现代展销中心转化,展销名、优、特、低产品。加强批发市场应急体系建设,可追溯体系建设,以增强批发市场应对突发事件的应急能力,建立完整的批发市场流通网络信息系统,包括商品来源、库存、流通、去向信息,市场主体交易信息,以及应急措施等数据库。

  发挥政府职能,调节批发市场供需水平,提高防控安全事故风险的能力,更好满足人民群众的生活需求。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 :“带领人民创造美好生活,是我们党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保障和改善民生要抓住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政府要发挥批发市场调节作用,扛稳米袋子、拎紧菜篮子、端好肉盘子、抱住料箱子,从而全面保障民生。政府部门要加大监管力度,积极协同批发市场建立相应的监管体系,借助现代科技,防范病毒、瘟疫等安全事件发生。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大数据与经济模型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①周应恒:《农产品批发市场现状及发展趋向》,《商业研究》,2010年第2期。

  ③顾丹丹:《我国商贸批发市场的未来发展模式与业态剖析》,《商业经济研究》,2016年第10期。

william威廉希尔